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莞树脂发光字

交更多朋友 朋友可以访问我的网站文字www.dgszfgz.com

 
 
 

日志

 
 
关于我

尊敬的博友: 本博客内容和图片均来自网络,从不存在擅自发布违禁内容。凡进入本博,愿意看的可以随便观看,不愿看的请悄悄地离开。请朋友们做人要厚道,不要因为不符合你的口味而举报本博,博主在此拜托拜托! 很多朋友的博客都有过被封的消息,心有切肤之痛。博客,本来是自己写(或者转载)给自己看的,千里万里的朋友光临指点,那是无尚的抬爱。不过,我想说,我们都是正常的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至于别人的博客里有什么内容,那是他(她)喜好的权利,我们作为朋友无权干涉。

网易考拉推荐

为残疾人“打飞机”算不算犯罪  

2014-01-06 09:11:33|  分类: 东莞发光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残疾人“打飞机”算不算犯罪  点击图片看更多

为残疾人“打飞机”算不算犯罪 - 东莞树脂发光字 - 东莞树脂发光字

尝试写这篇文章时其实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迷茫时期,这是由于对于有些概念的不清楚。如在日本NPO的定义是什么,据我调查后知道,NPO的广义定义是非盈利的意思,而狭义的定义是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团体与进行慈善活动的市民团体。可是最近就有一家日本的市民非营利志愿团体却遭到了日本各界的质疑,并且其负责人甚至遭到了日本警方的询问,他们干了什么引发这么大的争论呢?他们为残疾人提供了性服务,也就是打飞机

正好最近中国也发生了一件比较相近似的事情。据报道,广东佛山一理发店店主雇请多名按摩女提供“波推”、“打飞机”等色情服务,检方以“涉嫌组织卖淫”提起公诉,随后以“不应当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为由撤诉,3被告人被无罪释放。近期,佛山警方又再次破获同类案件,但由于法律规定此类行为并不属卖淫行为,如何处理及是否移送起诉引发多方争议。

该事件在中国网络上掀起了一股罪与非罪的讨论热。在舆论持续发酵之下,广东省高院官方微博却对此发表了“法官说法”:“提供手淫服务(‘打飞机’)的行为,现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未明确规定为犯罪行为。按照罪刑法定原则,此类行为不认定为犯罪。但是,此类行为明显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应由有关机关依法查处。此类行为是否作为犯罪及如何处理,应由立法机关和司法解释部门予以明确。”

这里的是提到为正常人提供手淫服务是在中国被明确规定,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应由有关机关依法查处。

其实日本也有像类似的处理,日本有一个为残疾人提供打飞机服务的NPO(非营利团体),在日本全国18个县提供这样的服务,而日本警方却不赞同这样的团体与这样的打飞机服务,于是日本国内掀起了一个巨大的争论。

其实这个服务刚开始时,这个团体负责人也是对日本的法律进行调查,帮助残疾人打飞机与日本法律有没有抵触呢?这样的打飞机服务日本法律有没有规定呢?调查结果,日本法律明确限制以及明确禁止这种打飞机服务的法律与条例没有。

而是只有一个日本管理风俗(性相关)法律—风俗营业法以及卖春防止法扩大范围解释可以套住,如果法律适用这个团体的行为就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风俗营业法规定,没有专门店铺的性风俗服务要经营的话,首先要向日本警方申请,并且定期汇报。

所以这个市民团体就找到了当地的警察,问他们:帮助残疾人打飞机,是不是要归风俗营业法管理。警方人士这样回答:如果是打飞机有了行为结果,就是风俗活动,你们如果有异议,可以去找律师商量一下。实际上警方的态度是你们这帮小年轻,有钱请律师吗。

这样这帮小年轻就不信邪,向警方提出申请,要为残疾人打飞机,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警方以他们是非盈利组织的理由,拒绝了他们申请风俗业的营业执照。这一拒绝正中年轻人的下怀。当警方不承认他们为残疾人打飞机是风俗行业(黄色行业),他们就可以为残疾人身体服务,为他们获得舒服的感觉。

从以上这个事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日本警方的机械式的对应是让这个团体钻空子的主要原因。警察的错误的三段论:凡是与性有关的服务,全部是性风俗营业,如果你要进行性风俗营业,就要根据风俗营业法规定,申请特殊风俗业的营业执照。但是这个市民团体并不是有偿的服务,现在还是非营利的市民团体,这样应该不算在警方规定的范围内,所以他们可以把这个服务推广到日本全国。

但是还有一个要说明,如果认为这里的非营利团体肯定就是无偿义务劳动,在日本这个概念是错误的。这里的非营利不是不赚钱,也不是无偿提供服务。而是用营业额来进行组织,团体的运营费用后的剩余利益,不能在团体内分配。也就是赚了钱不能放在口袋里,而是要放在团体内为大家使用。

所以,日本打飞机也不是白打,而是要付费的有偿打飞机,但是这个行业却是日本现在法律的空白,虽然现在这个团体钻了日本法律的空子,获得一个生存的机会,用非营利的团体名义提供一个变相的性服务。

现在日本已经有人提出,为正常人提供这种服务的话就算性风俗,而为残疾人提供这项服务就可为所欲为了吗?这样的行为算是看护?还是性行为?这些都是新时期的新事物,就像活性干细胞被发现以后,很多人欢呼,但是如果从伦理的角度,这种技术可以摧毁现代人类社会,所以对新事物不一定都是好,也不一定要一棍子打死,可以先行先试,如果对社会管理,对社会伦理有极大的危害时,就可以禁止,最怕试验都没有试验,一句话就把他扼杀在摇篮中,这是一件最痛苦的事情。

(责任编辑:杨光)【腾讯大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